HITA~

521xxx

炎尘
ooc致歉

怎么忍心看你着戎装,迎着血光站在沙场上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萧炎其实在他晋升一级斗圣时就明白了他对于药尘过于依赖了,超出师徒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界限了。
于是他尽可能护着药尘,更是希望药尘永远不要处于战场上,因为这个层次里,药尘的处境太危险了——净莲妖火的争夺中,他若不是运气够好,凑齐了那四张古图,药尘就恐怕要与他葬身于那妖火空间里了;药族药典正处于中州动乱之时,若不是为了那宗族碑,他本想一人去那药典……还有很多很多,多到萧炎慌张地想将他的老师藏在一片空间中,最好永远不要教别人发现。
这近乎变态的念头在那几年萧炎不知想了多少次,可看到他的老师对他的微笑,他又不敢了——他怕药尘会对他露出厌恶的表情,即使他很清楚药尘不会。
萧炎自始至终都认为,他的老师,他的药尘本应该一袭紫纹白袍,手中骨灵冷火散发着冷色光芒,手指轻点就炼出一枚枚令无数强者争破头颅的丹药。
他的老师本就应该是那般美好。
萧炎,承认吧,你爱上了你的老师。
对,我萧炎承认,我爱着我的老师。
但萧炎到底是从什么时候爱上药尘的呢,可能是助萧家打败加列家,可能是传授给他那般珍贵的焚诀,可能是在魔兽山脉修炼时,可能是为了凑齐那份古图而与海波东激战时……
萧炎自己也不确定。
似乎他的老师生来便能吸引他的目光。不论是在他刚刚接触到老师原本的身份——“药尊者”的时候,不论是他知道他的老师也是一届丹会冠军的时候,不论是他的老师于九天尊手下救回他时——他萧炎不就是为了救回父亲,不停地追赶着他的老师吗?
“老师,您在吗?徒儿有些不懂,还望老师教导。”
“说吧。”
“徒儿心悦一人,不知如何表白。”
“你小子不是擅长玩火吗,随意弄个那姑娘喜爱的火兽即可。”
“那老师您喜欢什么动物?”
“我吗,并无这方面的喜好。”
“那万一他也不喜如何?”
“炼一枚丹药,这总该好了吧。”
“是,徒儿明白。”
萧炎将一玉瓶递给药尘:“老师,徒儿心悦您。”
药尘的眼睛有些湿润:“可做好了面对世人的准备?”
“若是连这也无法做到,怎能于老师并肩。”